九姨太

开坑狂魔,磕BG文。文笔有限,脑洞无限。因爱码字,不喜勿喷。

【罗浮生 原创女主】爱由心生 第十五章

  第十五章

  

  许星程和段天婴因为九岁红的离世而离心,许星程一怒之下去了警察学校苦读锻炼。

  

  段天婴嗓子倒了,唱不来戏,只能散了戏班,寻了份花店工作,勉强糊口。

  

  罗诚要是找不到罗浮生,就去洪心的家里,一找一个准。罗浮生被自家媳妇的手艺养的圆了一圈,每天跟在洪心后面等待喂食,倒也自得其乐。

  

  “我们小浮生最近很乖嘛!”洪心捏了捏罗浮生的脸颊,“想要什么奖励呀?”

  

  罗浮生习惯性的揉了揉脑后的发,坏笑着靠近洪心。“你真的要奖励我?什么奖励都可以吗?”

  

  他惯是个嘴上占便宜,其实内心怂的一批的家伙。洪心早看透他的本质,故意挑了下柳叶眉,“那你说说看咯。”

  

  “从明天开始,上下班都要在我的陪同下才能走。”

  

  明明是比自己小几岁的男人,却莫名有种男友力,让人感觉自己真的是被保护的那一方。

  

  “传说中的护花使者?”洪心盯着罗浮生胸前口袋的一支白玫瑰。

  

  罗浮生会心一笑,将胸前口袋的玫瑰递到洪心手里。“名副其实。”

  

  东江最近不太平。

  

  各种势力都在暗中蠢蠢欲动,兴隆馆率先出手,洗劫了洪家仓库。等罗浮生赶到现场的时候,洪帮兄弟已经躺倒一片在血泊中了。

  

  “兴隆馆是越来越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!”洪正葆眉头紧蹙,“不但搞暗杀,还明目张胆了!太猖狂!”

  

  侯力见洪爷发火,此时不浇油,还等何时?

  

  “洪爷,虽然我不愿意伤了兄弟义气,但是倘若昨天二当家守在仓库,也不至于发生这样的事吧?”侯力盯着罗浮生,心里暗爽,他终于也落在自己手里一次了。

  

  落井下石,火上浇油,这侯力倒是一心想上位呢。洪心轻蔑一笑,鼻腔发出冷哼声。“三当家这话说的诛心,事情已发生,兴隆馆有意搞破坏,岂是浮生一个人能护的全的?现下最重要的,是想个万全之策,而不是在这里推诿责任。”

  

  “听说小姑奶奶最近很二当家打得火热,怕是被情爱冲昏头脑,只管谈情,不管洪帮了吧?”当着众兄弟的面,侯力不甘示弱,有洪爷这靠山,料洪心也不能当着人给他没脸。

  

  “行了!”洪正葆大喝一声打断了两人,皱眉望了眼洪心示意她稍安勿躁。“当务之急,是要给兴隆馆个厉害看看!”

  

  许星程学成归来,性格更加偏执阴暗。他再次前去寻找段天婴,欲图挽回这段感情。

  

  “许星程,你已经不是我当初认识的那个人了。”段天婴觉得面前的人异常陌生,“我父亲的遗言,就是让我远离你。所以…对不起。”

  

  可段天婴怎么比得上许星程的力气,束手无策的被他狠狠禁锢在怀里,动弹不得。

  

  东江西餐厅里,罗浮生难得一次脱下了皮衣和黑色短打,西装革履打着领结端坐在洪心对面。

  

  “你怎么一直盯着我看?是不是很别扭啊?”罗浮生边说边要扯下领结,洪心制止住他胡乱摆弄的手。“别摘,你这样很好看。”

  

  罗浮生不自信的眨了眨眼,反复思量着这话的真实性。“真的?你真的觉得好看吗?”

  

  “堂堂洪帮二当家,怎么能这么没自信呢?”洪心将面前的牛排切成方形的小块,优雅的送进口中。

  

  罗浮生咧嘴笑了起来,“我堂堂二当家怎么可能没自信!”可这话说的实在没底气,只好遮掩道:“快吃啦,牛排凉了就不好吃了。”

  

  两个人边吃边聊,洪心神色严峻起来,压低声音说道:“听说许星程回东江了。”

  

  “我知道。”

  

  “因为九岁红的事,他和天婴私奔未成。这笔账,他一定会算在我们头上。”洪心低眸,“浮生,他已经不是从前的谧竹了。现在的许大探长,手段凌厉的很。我怕,他会对你不利。”

  

  罗浮生皱眉,“毕竟一起长大的兄弟,把话彻底说明白,就好了。”

  

  洪心本想再劝几句,却又暗暗叹了口气。罢了,该撞的南墙,是必须要撞上才明白的。

  

  深夜人静,困在梦魇中的罗浮生呼吸困难,额上薄薄一层汗珠。

  

  梦中还是他父亲中枪倒地的画面,罗浮生挣扎着想醒过来,慌乱中手无意将床头上的玻璃杯打落。

  

  听到异响的洪心顾不得那么多,来不及穿鞋就跑到罗浮生卧室。她将罗浮生搂在怀中,安抚的顺着他的发。“浮生,不怕,我在呢。”

  

  梦魇中的罗浮生仿佛是见到了一丝光明,恨不得将洪心揉进自己的身体里。他大口喘着粗气,头抵在洪心的肩上。“我没事…”

  

  “在我面前还要逞强?”

  

  “不管是谁,看到父亲惨死在自己前面,他都没办法忘却的…”罗浮生神情落寞,就着她的手抿了一口水。

  

  这些事无时不刻的提醒着她,罗勤耕的仇还未报。洪心的小手被罗浮生的大手包裹着,“浮生,这个债,我们早晚会向林道山讨回来的。”

  

  罗浮生情不自禁的拥抱了洪心,身体发软,压抑着自己情欲的冲动。“阿心,不然…你就别回去了…”

  

  “嗯?”洪心微笑着推了他一把,“说什么浑话呢。”

  

  “啊…我没说什么…我堂堂二当家,能对你个女人做什么…我正人君子的我…”罗浮生手足无措的嘀咕着,一把拽了被子蒙住自己的头。“我睡觉了…”

  

  看着暗暗吃瘪的罗浮生,洪心得逞的捂嘴轻笑。俯下身隔着薄被,印了一吻在他的额头上。“晚安。”

  

  


评论(6)

热度(20)